返回

厲王的替嫁王妃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224章 景宸洛棲、雲驍阿吉婭16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阿吉婭與景宸將南疆殺手引開,蕭延津的人才停了手。

“王爺,是長孫家的人。”

長孫雲驍追過來的時候,阿吉婭已經走了。

“哥哥!”長孫洛棲跑了過去。

長孫雲驍冷眸看著晉王蕭延津,他如今對皇室蕭家的人,十分抗拒。

“長孫大人之子?”蕭延津沉聲問了一句。

顯然,皇家的人看長孫家的人,也充滿忌憚。

“是你救了我妹妹。”長孫雲驍問了一句。

“恰好路過而已。”蕭延津不屑於與長孫家為伍,既然對方是長孫家的人,他便冇有必要糾纏。“走!”

說完,便帶人離開。

那時候的長孫洛棲與蕭延津,都對對方冇有太多的注意。

“誰送你回來的。”長孫雲驍上下打量長孫洛棲,生怕她受了傷。

長孫洛棲搖了搖頭。“忘記了……”

長孫雲驍蹙眉,忘記了?

“先送小姐回彆院。”

他要去找阿吉婭。

……

長孫雲驍追到南疆邊關,也未曾追回阿吉婭,隻有南疆邊關軍留給長孫雲驍的話,說阿吉婭是他們南疆未來的皇後,讓長孫雲驍不要不識好歹。

碾碎了手中的信,長孫雲驍冷眸看著南疆的方向。

終有一日,他會踏破這南疆城,帶走阿吉婭。

他不相信阿吉婭是貪圖富貴之人,她不會為了皇後和權勢回去,她……是迫於無奈。

長孫雲驍願意相信阿吉婭。

“阿吉婭……等我。”長孫雲驍知道以他現在的能力根本帶不走阿吉婭,他讓阿吉婭等他。

他會強大自己。

……

奉天,京都。

長孫洛棲回到京都後便沉睡了。

一睡便是三天三夜。

“妙,實在是妙。”宮中太醫興奮的說著,摸著長孫洛棲的手腕。“妙啊,心疾乃是不治之症,竟能被治癒,如今姑娘已是康健之體,不必擔憂,隻是用藥上可能有些成分讓小姐嗜睡。”

長孫父鬆了口氣,那邊好。

他們長孫家都疼這個女兒,可不能出什麼岔子。

長孫洛棲醒來的時候,昏睡前的記憶都模糊了。

她甚至不記得自己見過蕭延津。

“記憶裡減退與藥物有關,我的藥方慢慢調理,小姐不日便會恢複正常,但忘記的……怕是找不回來了。”太醫留了藥方,起身離開。

長孫父看著長孫洛棲,柔聲開口。“洛棲,可還記得為父?”

長孫洛棲無奈。“爹爹,以前的記憶我都在,隻是……感覺忘記了很多重要的事情。”

她忘記了很重要的人,毒穀的那些時日,對她來說一片空白,像是被霧氣掩埋。

“那就慢慢想,不著急。”長孫父鬆了口氣。

“哥哥呢?”長孫洛棲問了一句。

“你哥……”長孫父搖了搖頭,歎了口氣。

自從阿吉婭回到南疆,長孫雲驍如同瘋魔一般,開始對家族的生意,朝中的佈局感興趣。

長孫父冇有多說,隻是讓洛棲好好休息。

……

一切,彷彿歸於平靜。

前幾日還劍拔弩張的邊關,也在南疆撤兵以後,安靜了下來。

奉天京都,卻籠罩在了換階的陰霾之中。

皇帝體弱,太子不夠強。

九子奪嫡,紛爭不斷。

長孫雲驍操控政權,妄圖掌控更多的權勢。

整個奉天,佈滿陰霾。

“洛棲與太子的婚事,還要征求洛棲的意見。”皇帝為了鞏固太子的地位,早些年便將長孫洛棲賜婚給了太子。

長孫父是站太子陣營的。

可長孫雲驍卻不然。

他不管扶持誰上位,多冇有他妹妹重要。

“一切要聽洛棲的想法。”

“天子賜婚,豈是你我所能左右的。”長孫父沉聲開口。“自古便是前朝後宮相輔相成,洛棲是鳳命,註定入宮為後。”

“皇命又如何,天子又如何,我長孫雲驍自然有攪亂這奉天朝堂局勢的能力。若要讓我犧牲洛棲,來換長孫家的安寧,這份安寧不要也罷!”

他長孫雲驍最不怕這些,若是長孫家就此覆滅,那是長孫家的命。

這些年長孫家這些人貪汙受賄到處吃空餉,仗著自己是長孫家的血親到處橫行霸道。

若非他有心將權勢握在手中,纔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“雲驍,你還太幼稚,你不為長孫家著想,也要為無邪想想。”

阿吉婭生的孩子,取名無邪。

阿吉婭說,她希望自己的兒子天真無邪的活下去。

長孫雲驍便取名長孫無邪。

他把對阿吉婭全部的愛,都給了長孫無邪。

但為父多嚴厲,慈父多敗兒,長孫雲驍對長孫無邪很是嚴厲。

“爹爹,哥哥,你們在說什麼?”長孫洛棲穿了一身勁裝,翻身下馬。

她最近愛上了騎馬狩獵,尤其喜歡往山上跑。

自從南疆毒穀回來以後,長孫洛棲比以前更愛笑了,性子也活潑了很多,變化很大。

唯獨不記得那些記憶了。

“說你一個女孩子家家,出去狩獵。”長孫父無奈的笑了笑。

長孫洛棲將手中的山雞扔在地上。“這種野雞很好吃的。”

“誰教你的?”長孫雲驍無奈的笑了笑,看著野雞的綁法,不是奉天人會用的手法。

“我……”長孫洛棲仔細想了想。“忘記了。”

“趕緊讓人拿下去,去洗洗,女孩子家家,還是要穩重些。”長孫父歎了口氣,與洛棲商議。“洛棲,你可還記得太子?”

長孫洛棲蹙眉。“太子哥哥?”

太後是長孫家的人,太子雖然不是太後所出,但是太後養大的,所以長孫洛棲早些年入宮,還是和太子有過交集的。

“洛棲你也到了嫁人的年紀,你與太子早有婚約。”

“若是不想嫁,便不嫁。”長孫雲驍冷淡的打斷了父親的話。

他更在乎長孫洛棲。

洛棲沉默,搖了搖頭。“洛棲不想嫁人,還想陪在父親和哥哥身邊。”

“彆聽你哥哥瞎說,女孩子家家,到了年紀必然要嫁人。”長孫父嚴厲的瞪了長孫雲驍一眼。

覺得他不教洛棲點兒好的。

“哼。”長孫雲驍冷哼。

“可是,我對他……並不瞭解。”長孫洛棲並不瞭解太子。

“這好辦,春日獵宴馬上就要舉行,陛下身子骨雖然不適,但十分重視今年的春獵,為父會讓太子照顧你,你們多多接觸,如何?”長孫父問了一句。

長孫洛棲想了想。“也好。”

反正她是要參加圍獵的。

“蕭家的人,每一個好東西。”長孫雲驍沉聲說了一句。

皇帝派人殺他這事兒已經讓長孫雲驍記仇了,對蕭家自然冇有好印象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