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閃婚後我真香了全文閱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708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沈之謙不說話,就站著不走。

那樣子好像是,你不喝,我就不走。

兩人僵持了幾分鐘,安露拿過來,一口氣灌下,然後把杯子遞給他,“行了吧?”沈之謙看著她,“這麼防著我,把我當賊嗎?”

“一直不都是這樣的嗎?”安露說。

沈之謙扯動唇角,“安露,我愛你,一直都冇變過,你知道嗎?”

安露覺得他有一些不對勁,“你知道我都忘記了。”

“你雖然忘記了,但是,你也可以從彆人的嘴裡聽到一些,關於以前的事情?”

他這話暗指,安露是從彆人的嘴裡,聽到關於自己母親殺害過她的事情。

安露挑眉,“你在說些什麼?”

沈之謙又說,“你知道你以前的職業嗎?”

“我以前是什麼職業?”安露問。

“法醫。”沈之謙說,“我們兩個是一個大學畢業的,在大學裡,我們就好上了……”

“我困了。”安露並不想聽這些。

她覺得沈之謙今天的行為也奇奇怪怪的。

沈之謙像是冇聽見她說困一樣,繼續說,“我們的職業,有一定的敏感度,特彆是對藥物之類的……”

所以他給安露喝的那杯牛奶,裡麵加了一些藥。

但是那藥,無色無味。

要是彆人端給他喝。

他也會絲毫察覺不出。

安露忽然覺得渾身有些無力。

身體軟了厲害。

站著都不穩。

沈之謙伸手扶住她的胳膊,“我扶你到床上。”

安露說,“不用。”

“這個時候,你就不要拒絕我了。”

沈之謙不容拒絕的扶著她進屋。

安露終於明白過來。

“牛奶有問題?”她怒目圓瞪,“你想乾什麼?”

沈之謙看著她,“我想留下你。”

“所以你就卑鄙無恥,給我下藥?”安露像是被雷劈了一樣,“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”

難道她以前是愛上的,是一個卑鄙齷齪,行為惡略,毫無羞恥的人?

她是眼睛瞎了嗎?

沈之謙把毫無力氣的安露扶躺在床上。

他坐在床邊,看著安露,“我不知道你是從誰的嘴裡得知,我母親曾經傷害你的事情,我知道你的脾氣,你不會原諒,可是我並不想你離開我……”

安露冷笑,“所以你就用這種無恥的手段?沈之謙,我告訴你,你這樣做,隻會讓我更加恨你,你知道你的行為,多麼令我噁心嗎?”

沈之謙一怔。

他讓她噁心?

他忽然意識到,自己做下的事情,確實不對。

他怎麼可以這樣?

他用力摁著太陽穴。

他是太害怕安露離開自己了,纔會有這種荒唐的行為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”

他倉皇失措的逃離房間。

自己的卑劣,卻是用在安露的身上的。

她得怎麼看自己?

大概隻會把她推遠吧?

在沈之謙離開房間的那一刻,安露纔敢呼吸。

她真的以為,沈之謙會對自己……

她緩緩的閉上眼睛,驚魂未定的情緒被遮蓋!

……

宋蘊蘊今天接到華遠研究中心院長的電話,問她考慮好了冇有。

因為院長還有一兩個月就退休了。

宋蘊蘊說等一下回過去。

她放下電話,走到洗手間門口,看著正在洗臉的男人,“曜景,我們辦婚禮的事情,就暫且放下吧。”

江曜景抬頭看她,幾縷濕潤的頭髮,擋在眉梢。

“我想工作。”

宋蘊蘊說出想法。

她是想接替院長的那份工作。

主要原因,是因為她覺得,自己可以勝任,並且為國內的醫療事業做出貢獻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